登錄注冊

養鴿經驗

真傳一句話 假傳萬卷書

2018-02-26 12:45:16 沉嶺山人 36176次

  三千年讀史,不外功名利祿

  人無事業成就,難獲尊重。成就越大,地位和稱呼越高,自然,責任也更大。

  鴿人無賽績或貢獻,何來“江湖”地位,繼而論高下?人微言輕,千怨萬怨怪自己。

  九萬裡悟道,終歸詩酒田園

  見仁見智。《詹森育種原理》400多頁,讀過後哥收獲了哪一句?解決了哥育種的哪一個問題?科普遺傳學,卻把WZ和XY那麼基本的概念混為一談。“萬源歸宗”,如今中國每年産生成千上萬羽各類冠軍,有多少詹森、慕利門?據此有人說它是“經典”,有人卻說它自我掉價:“商業炒作而非科研作品。”

  李鳥皮實能打,汪雕骁勇善戰,汪老生前以賽績血統鴿為前提濃縮了十六個字:“配一配,飛一飛,回一回,拉一拉,再配一配。”時至今日,遠看中外名家高手,近觀土洋“長槍短炮”,焉有異哉?

  南郭之徒盈于朝

  徐曉冬武林打假,打出了多少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?少林強?太極強?拳法不行,還是斯人不濟?

  武林大會打的不是嘴仗而是實戰。賽鴿武林崇尚“以戰證道”——用賽績和事實證實你的能力、打實你的道理,而不是“說的有道理”。

  人挪活,樹挪死

  “國血是極品”、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?守住“佛山流砂”“淞江灰”,哪來的李鳥、汪雕?一棚老品種,沒有新适應、新建樹、新突破,“青山”怎麼咬?咬自己還是四處咬?贻笑大方的“信鴿國血即是國學”,不怕膚淺和低俗化了中國國粹。還記得國學中有大量“人挪活”的金句吧?不挪,閉關自守,回到大清帝國;挪,改革開放,才有了今天的中國!

  先射箭,後畫靶

  人,真的很難習慣面對事實?

  超過100年了,迄今為止哪一次科研結果證明信鴿導航是鴿眼那個單一器官“看”出來的?實踐中為啥許多冠軍鴿不長好眼?标準的超級好眼鴿為什麼作不出“法拉利”?把“參考作用”當成“決定作用”,把猜想當作結論,林林總總的“鴿眼決定論”,長篇累牍、煞費苦心的“鴿眼配構型”是真學問還是僞科學?

  觀人察物怕的不隻是“内外”“表裡”不分,更怕一種思維和論證法:“先射箭,後畫靶”,猶如先認定某女是婊子,再來“論述”她的“婊子樣”,哲學界稱作“唯心主義”。

  慧眼識英雄

  鴿人喜歡舉例伯樂和九方臯相馬,卻鮮少提及伯樂之子按圖索骥卻相中隻蛤蟆。其實生活現實中,即便父與子,抑或師徒手把手,寫《經》的、學《經》的,芸芸衆生從來就資質迥異。人,也怕太把自己當回事,還沒看《相馬經》内容就當伯樂已經附體。曆“五眼”出“三界”,“慧眼識英雄”,不如首先識自己。

  “善走馬”“非走馬”

  伯樂相的是耐力型千裡馬,相信也能相現代國際流行的“盛裝舞步馬”和“短平快”千米馬。

  長程耐力型是高大上,中短距離速度型是低小下,誰自嗨出來的定義?體育運動是這樣劃分的嗎?好在伯樂隻是相馬師而不是奧委會主席,否則蘇炳添2018年兩破60米亞洲記錄成為該項賽事世界第5人,和剛在平昌冬奧會破500米速滑奧運記錄奪得金牌的武大靖,都是“垃圾”。

  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

  中國從人治到法治,現代的協議書沒有“有效期”,那還會是有效合同?有“有效期”不執行呢,又叫什麼?

  近年長距離賽多次發生臨時更改規則強行延長歸巢有效期事件,如2014年“河北辛集鴿會千公裡有效期内未報滿,鴿會決定比賽再延續一天”;2015年千公裡賽蘇州市信鴿協會把第一羽見鴿開始計算、4天内歸巢鴿賽績有效的規定再延後10天承認成績,強調“雨水多,賽情難”,美名曰:“為參賽鴿友利益出發,而采取的一項明智、積極的補救措施。”

  物無規矩何以成方圓?難道堅守法治精神、嚴格遵守規則不是完成信鴿活動由娛樂休閑真正向體育比賽的轉型?也不是最大的“為參賽鴿友利益出發”和“明智、積極的措施”?難怪孔老二總要拿出來批判:老的東西就是有特權,“不逾矩” 又怎麼可以“從心所欲”?

  授人以漁

  飾櫃内華燈照耀下的珍寶,任由觀衆從任何一個角度觀賞。300萬買隻洋鴿,還應看到一層意思——造法拉利的名聞遐迩,買法拉利的大多昙花一現。

  有雲:“不祥在于惡聞己過。”逆耳忠言,天下男女能有多少人輕松導過?

最新評論 請登錄後評論 注冊

暫無評論!
×

中鴿網提示:

請登錄後投稿!您未登錄或登錄信息已失效,請先登錄。